美情報總監:北京是數位壓制的全球領先者

美情報總監:北京是數位壓制的全球領先者
心河

「北京是數位壓制的全球領先者」,美情報總監:對美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圖:Shutterstock)

據美國之音報導,美國情報界的負責人海恩斯(Avril Haines)4月24日在華盛頓的一個智庫發表講話時說,數位威權主義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數位壓制的全球領先者。她說,北京在審查數位訊息和監控人口方面比俄羅斯做得更好,在人臉識別技術的全球出口方面也具有比較優勢。她認爲,中國把壓制技術輸出到國外,推動了跨國鎮壓。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週一在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就數位威權主義構成的不斷加大的威脅時說,數位技術的發展在促進許多地方的公民社會和新聞自由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它們也引發了專制政權的強烈反彈,這些政權正在採取措施遏制信息的自由流動帶來的風險,並利用這些技術實現更廣泛的目標,包括扼殺言論自由和壓制政治言論。

海恩斯說,「今天,我們評估,外國政府正在越來越多地使用數位訊息和通信技術來監控和壓制國內及其海外僑民社區的政治辯論。隨着這些技術、能力、政策和機制被輸出到不同國家或地區並得到實施,它們使加強民主治理變得更加困難,使威權主義者更容易獲勝。」

她還表示,使用這些技術和方法來監視和限制異議的趨勢在未來幾年將變得更加普遍、有針對性和複雜化,從而進一步限制全球自由。她舉例說,可生成的人工智能只會增加這些政權用來部署此類工具的老練程度,使它們更難對付。

新北新店三民路公办都更案将启动整合 基地面积2400坪

海恩斯把中國與俄羅斯進行數位壓制的模式進行了比較。

花莲直航与那国岛 拟明年3月开航

她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數位壓制的全球領先者。事實上,自由之家連續八年將中國列爲互聯網自由度最低的國家。與俄羅斯相比,北京在審查數位信息和監控人口方面做得更好,部分原因是他們比莫斯科更早的重視數位控制。中華人民共和國試圖通過展示其響應能力、消除異議和重塑社會來實現中華民族復興,從而先發制人地應對對其統治的挑戰。在許多方面,中國對數位壓制工具的非凡使用被視爲特徵,而不是缺陷。北京使用數位壓制技術來控制信息流動,淡化和干擾其公民獲取凸顯國內缺陷的信息,並試圖加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性及其無所不在的影響力,」

她說,中國不僅在國內進行數位壓制,而且將這種技術輸出到國外,推動了跨國鎮壓。

重生 大 富翁

新北毛宝贝生命教育园区 鲸豚海龟回家之路特展

她說,「中國願意分享其專有技術並將其技術出口到遠遠超出其邊界的地方,這是跨國鎮壓的一個關鍵推動因素,它也使其他政府更容易在自己的境內進行數位鎮壓。此外,中國的智慧城市利用監控技術,將交通安全等基本公共產品的提供與威權控制的投射結合起來。」

试炼爱情的城堡 古堡的恋人们Ⅰ(境外版)

智慧城市的概念最早是國際商用機器公司(IBM)2008年提出的。2012年11月,中國住建部頒佈了《國家智慧城市試點暫行管理辦法》,智慧城市由此上升爲國家層面的方針政策。

海恩斯說,中國更是世界上跨國鎮壓的主要實施者,通常是通過數位手段。

从机修兵逆袭到上将 妖都鳗鱼
随身空间:贵女的幸福生活 尧昭

她說,關於中國跨國鎮壓的新聞報導已經變得司空見慣了,其中大部分都是在中國的「獵狐行動」的支持下進行的,這是一項據稱是中國的全球反腐敗努力。事實上,上週美國司法部指控中國警察使用數千個虛假社交媒體帳戶來傳播中國的宣傳,並騷擾生活在美國的持不同政見者。

4月17日,美聯邦檢察官指控40名中國警察跨國鎮壓美國境內華裔異議人士。美國司法部說,這些被告設立和使用虛假的社交媒體帳號,以騷擾和恐嚇居住在海外的中國異議人士,並壓制這些異議人士在一家美國電信公司平臺上的言論自由。

這位美國情報界負責人說,即使中國沒有故意輸出它擴大其數位壓制努力的手法,他們也使其他國家更容易參與此類活動,並最終可能利用他們的接觸來進一步推動其跨國壓制努力。

她還指出,在一些民主出現倒退的國家,中國的公司是領先的技術供應商。它們往往提供成本較低的解決方案,而這些政府則沒有能力進行監管或運營。這些中國公司通過技術能夠收集大量的數據,使得專制領導人能夠更有效地監測人口,並可能根據從數據中獲得的洞察力來操縱、控制和利用這些訊息。

海恩斯說:「中國在人臉識別人工智慧的全球出口方面也具有比較優勢。專制國家和弱民主國家更有可能從中國而不是從其他國家獲得這種技術。當他們經歷政治動盪時期時,他們更有可能從中國進口這種技術。簡而言之,這些技術爲追蹤和恐嚇持不同政見者、監視政治對手以及先發制人的迴應對政府權力的挑戰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如果沒有我們在自己的國家所依賴的法律、制度和文化結構來幫助我們避免這種濫用行爲,這些挑戰是難以抗拒的。」

這位情報總監表示,在未來的幾年裡,可以預期這些威權政府在使用現有壓制性技術方面將變得更加老練,並將迅速學會如何利用新的更具侵入性的技術,特別是自動監控和身份識別技術,因此美國以及其他民主國家需要緊急行動起來,而且必須是全社會行動起來。

海恩斯說,「對手壓制訊息環境的多方面挑戰不能單靠政府來解決。數位壓制和外國的惡意影響是整個社會面臨的挑戰。」

通过四县市长人选 蔡英文:民进党「会做事」战队渐成形